yr95 on 07月 18th, 2012

记得清明那几天天气大晴,比这夏至之后的日子不知热了多少,仿佛节气过倒了似的。在绵阳办完了事情,一时百无聊赖不知做什么好。跟着身边这个三国迷,于是顶着午后烈日果断地向昭化进发了。

车子行进中顺便上网学学昭化的历史,竟发现这样美的两个字——葭萌。

呵呵,原谅我才疏学浅。忽然间“昭化”二字于我脑中所想象出来的如金戈铁马般的坚毅如古城墙般的沧桑都在瞬间幻化成水边随风摇曳的芦苇,以及那《秦风》里唱着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唐唐笑我想得也太远了,若没有那些著名的古代战役和人物,也许这个小镇永远也没有这么多关注度。可是如此美妙的古名,怎舍得把它与战争联系在一起。

葭萌,几条长长的巷道,每个丁字口的转角,几座牌匾碑亭,街边卖民俗纪念品的小铺子,立在路口的名胜古迹的指路牌,隐藏在巷子深处别有味道的客栈,还有众多美味的小吃店。

旧城古镇逛得太多了,踏着青石板路走走停停,中间宽阔的是官道,横窄的长条石板是平民道,既没有厉兵秣马的历史厚重感,也没有水畔等待伊人的浪漫情怀,只有悠闲的心情,耳边混合着川音和陕西口音,在铺子里淘些好吃的好玩的,与小商贩讨价还价。

古建筑中最威武的当然是县衙,“有理无钱莫进来”仍是传统,票价要好几十块。倒是它一旁的书院与考棚吸引我们。庭园森森,至公堂对联里那句“不负诸生苦”令唐唐感慨良多,无钱无权仅能通过考学改变命运的布衣小孩从古到今都憧憬着公平的待遇。

看来古蜀人重教,书院考场都修建得格外清幽凝重,选址也很考究,一来适合师生钻研苦读,二来显示国家重视,政府监督。

“一视同仁不负诸生苦,恪职履事尽遴栋梁材” 古今区别不大,口号都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路的尽头便出了城,田野间开着几树花,在暴烈的眼光下色彩格外明艳,远处的山边总觉得有空气跳跃,不知道真的是雾气升腾,还是我早就被晒花了眼。

城门洞里一片阴凉,靠在墙边,有穿堂风吹过,暑气尽消。回客栈吃椿芽炒鸡蛋,真真人间美味啊~ 

这是椿芽树,头回见到。